• 70年正青春,不停步向未来(评论员观察) 2019-10-20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10-18
  • 国家统计局:5月一线城市房价同比持续下降 二线城市有所上涨 2019-10-17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10-17
  • 贪官的可恨之处,不在于他们的贪污、索贿、受贿、侵占国有资财,而在于他们相互勾结,打压、排挤积极认真为党、国家、民族、人民工作的好干部。向他们靠拢就被拉拢、腐蚀变 2019-10-15
  • 女排联赛总决赛中国队上上签 与巴西荷兰同组出线有望 2019-10-08
  • 你这种个体户都干不了的老蚕也配谈计划?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哦? 2019-10-06
  • 【美丽中国长江行】筑牢绿色屏障 打造生态之窗 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续写新辉煌 2019-10-06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10-02
  • 洪磊:私募基金发展的前提是投资人信任 2019-10-02
  • “读”懂父亲:在分离的那一瞬间! 2019-09-30
  •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09-29
  • 多交140分“亚裔税”?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09-28
  • 《新疆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解读 2019-09-28
  • 陈坤9年之后重回小荧屏 2019-09-27
  •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码报图片四不像92期:第二部 第30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码报图12 www.truqk.tw 孙玉厚老两口起床后刚倒罢尿盆,看见他们的外孙女猫蛋突然推门进来了。孩子的两个小脸蛋冻得通红,一见他们就哭。

    老两口看娃娃这么早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慌得手忙脚乱,赶紧把她抱到热炕上,问她家里出了什么事?

    猫蛋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给外爷外婆说。老两口半天才弄清楚,不成器的王满银带回来个外路女人、逼得兰花今早上出了家门,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这聪敏的外孙女已经懂些事,就一个人跑出来找他们。

    孙玉厚牙关子咬得格巴巴价响。他想抽锅烟,两只手抖得擦不着火柴。少安妈淌着眼泪问外孙女:“那你妈到什么地方去了?”

    猫蛋哭得更伤心了,说:“我醒来就不见妈妈,问我爸爸,他说我妈死了……”

    “王八羔子!”孙玉厚狠狠向脚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对老伴说:“你先给娃娃弄点热乎饭,叫我找少安去!”孙玉厚说着就急忙出了门。

    老汉踩着冻得硬梆梆的土地,筒着手匆匆地往少安的新家那里走,一路上嘴里不干不净骂着他的不要脸女婿。他真想抄起杀猪刀子,跑到罐子村亲手捅了那个王八蛋……但他没脸进罐子村??!他只能让大儿子去收拾这局面。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女儿会不会想不开,已经跑到什么地方去寻了短见?

    少安夫妇也刚起床。孙玉厚一进门,就把事态对儿子说明了。

    孙少安一听这事,愤怒使他的脸涨得通红。他对父亲说:“我这就到罐子村去!”

    正在烧洗脸水的秀莲怔了怔,对丈夫说:“你不是说好今天去县城买制砖机吗?”

    “买个屁!”少安恼怒地对妻子骂道。他生气秀莲这个时候还提这事。

    秀莲一看丈夫的脸色,吓得再不敢言传了。

    父子俩即刻出了门。

    当他们走到公路上时,突然看见远处有一个娃娃正向这里跑来……他们很快认出这是狗蛋。

    两个人急忙跑着迎前去。

    孙玉厚敞开老羊皮袄,一把将小外孙搂进怀里,问:“你妈哩?”

    “妈妈在路上站着哩,过一阵就来呀?!惫返白炖镟咦乓豢槟烫?,并且还从身上掏出一块,往爷爷嘴巴里塞,说:“阿姨给的!”孙玉厚气得把那块糖扔在了地上。狗蛋不知外爷生什么气,一下子哭开了。

    少安对父亲说:“你们回家去,让我到罐子村去看看!”

    孙少安撩开两条长腿,心急火燎向罐子村赶去,不多一会,头上就热气大冒。

    从县上参加罢“夸富”会回来,孙少安就雄心勃勃地开始筹办上砖瓦厂。短短十来天,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他放开胆量在公社信用社贷了七千元款,并且雇好一个可以操作制砖机的河南师傅。他原来准备今天到县城边一个停办的砖瓦厂买一台300型制砖机,然后就要进行一番大铺排呀。另外,除过憨牛,村里还有几个人也愿意来为他干活。这些天,他一直在村里,石圪节和原西县城奔波,紧张得如同打仗一般……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当口,他姐夫干下这么个混帐事!

    他把他姐夫恨得咬牙切齿!他想起姐姐的苦情就忍不住泪水盈眶。命运对人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姐姐这么好心肠的人、偏偏就碰上这么个男人呢?唉,当年他真不该劝说父亲答应这门亲事……

    孙少安一路走,一路朝前面的公路上张望,看姐姐是不是走过来了。只要姐姐平安无事,他想他有办法收拾王满银和那个女人。

    孙少安一直走到罐子村村头,还没见兰花的踪影。

    他一下子紧张起来。狗蛋不是说他妈过一阵就到双水村来吗?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少安当然不会知道,他姐此刻就在公路一面不远处的河湾里,闭住眼等死。

    少安象一个红了眼的凶徒一般,闯进了姐姐的家门。

    他进门后,发现姐姐不在家,王满银正和一个卷头发的女人吃面条。两人显然被他的凶相唬住了,端着碗立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

    少安问王满银:“我姐呢?”

    “不晓得到哪里去了……”王满银瞪着眼说。

    少安走前去,一拳打在王满银的脸上。一声惨叫,王满银鼻子口里血大淌;手里的碗也被打飞了,面条象虫子一般撒了一身。

    “南洋女人”一看事情不妙,把碗往炕上一掼,提起那个提包正准备夺门而出,少安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在那张黑瘦的脸上接连扇了几记耳光;那女人杀猪般尖叫着,拼命挣脱开来,大撒腿跑了。少安立刻又调过身,一脚把王满银踢倒在地上。王满银鼻子口里流着血,趴在地上抱住头就是个嚎叫。

    怒气冲冲的孙少安旋风般出了门,开始在罐子村四下里跑着,打问他姐姐的下落。

    罐子村的人先后都知道了王满银家发生了什么事,又一次纷纷向这个破墙烂院涌来,有些人围住少安,向他提供“情况”。有一个老汉说,他清早在对面土坪上拾狗粪,曾看见兰花从公路上下来,到河湾里去了。

    少安就很快和村里的一些人,沿着东拉河边,分别去寻找失踪的兰花。

    人们很快发现了坐在水井边的兰花。

    少安心疼地把脸色苍白的姐姐拉起来,说:“你坐在这儿干啥哩!”

    兰花一见弟弟,放声大哭开了,说:“我吃了老鼠药……”

    孙少安大惊失色。他泪水模糊地拉住姐姐的手喊叫说:“你真糊涂??!你快说!吃了多长时间了?”

    “好一阵了……”

    “肚子疼不疼?”

    “不疼,就是恶心……”

    “快去医院!”

    少安拉起姐姐的两条胳膊,将她背在脊背上,跑着蹿上了公路。

    他把姐姐放在路边,自己八叉开双腿,象个强盗似地立在公路中央,准备硬行拦截从米家镇方向开过来的汽车。

    当一辆卡车按着刺耳的喇叭开过来的时候,立在公路中央的孙少安拼命向司机招手。

    汽车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住了。司机的脑袋几乎撞在了挡风玻璃上;他脸色煞白跳出驾驶楼,二话没说就伸出手打了孙少安一记耳光,喝骂道:“你找死呀?”刚打了别人耳光的少安挨了一记耳光后,仍然站着没动,他眼里噙着泪水,指了指旁边的兰花对这位怒气冲冲的司机说:“我姐姐刚吃了老鼠药,求求师傅把我们捎到石圪节……”

    司机的脸色缓和下来——原来是这!他挥挥手,让少安赶快上车。

    少安把姐姐扶进驾驶楼,汽车便飞一般向石圪节跑去。司机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少安说:“刚才实在对不起……”少安下意识地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说:“这没什么!我们还要感谢师傅呢!”

    这位打了人的师傅看来心肠不错,飞快地把汽车开到石圪节,并且绕路把少安姐弟俩一直送到公社医院的大门口。

    少安来不及对司机说句感谢话,就引着姐姐赶快向急诊室跑去……

    此时,在罐子村兰花家里,王满银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他在水瓮里舀了两马勺凉水,把满脸血迹洗掉;又拿笤帚把身上的面条归干净。他在墙上的破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尊容,左脸肿得象个发面馍,院子里看热闹的大人都四散走了,留下一些娃娃嬉笑着挤在门口看他的狼狈相。

    但王满银现在还顾不上疼痛,只是懊丧妻弟把他的财神爷打跑了!

    自从在省城火车站结识了“南洋”来的干姐后,王满银一下子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他带着这女人,在黄原自由市场上偷偷摸摸出售香港产的玩具手表,赚了好几百块钱。两个生意人马上也“麻糊”在了一起。他们白天转着卖表,晚上在东关私人开的旅馆里包一间房子,一个被窝里搂着睡觉。真他妈的,这日子过得比神仙都畅快!

    在一块睡觉的时候,干姐才告诉他,这手表原价一只才几元钱!王满银吃惊之余心想,天下哪儿还有这么好的生意呢?两个人于是商量,这些表卖完后,他们一块到广州再多弄一些,然后返回来到山区的小县镇去出售。

    可是没想到有些买了表的人很快发现了表芯是塑料的,开始查问这表的来源。

    王满银慌了,赶紧引着这女人离开黄原,想回家躲避几天后,再到内蒙古的草地里去出售剩下的半提包假表……唉,本来一切都顺利着哩!都怪自己昨天晚上不安生,露了蹄爪。事情也真他妈的怪!以前他老婆要是打起鼾,炸弹也炸不醒——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动?

    王满银手指头戳着破镜子里他自己的肿脸说:“都怪你这家伙!”

    这个挨了打的二流子正准备再吃点什么东西,突然有人跑来对他说,兰花吞了老鼠药,已经被拉到石圪节医院去了。

    王满银顿时吓呆。他没想到事情闹了这么大。妈呀,这是人命事!

    他这时才惊恐地想:要是老婆死了怎么办?老婆一死,他说不定也要坐禁闭,那猫蛋和狗蛋就没爹妈了!

    王满银两眼一闭,咧开嘴干嚎了一声,连门也没锁,就撒开腿往石圪节跑。他一路跑,一路想起两个娃娃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都跟他妈喝了老鼠药?

    王满银由于紧张,跑得又太猛,半路上腿抽了筋。他就坐在公路上,脱下鞋,喊叫着用手把脚上的老拇指头掰了半大,才又起身继续跑。

    他终于一瘸一拐闯进了石圪节公社医院。

    他推开急诊室的门,见几个医生正给他老婆诊断。少安见他过来象仇人一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满银顾不了多少,扑在床前,见他老婆还活着,就赶紧问她:“你吃了哪里的老鼠药?”

    所有的医生都扭过头看这个鼻青脸肿的人,不知他是干什么的。

    王满银不管这些,只管问老婆“你快说嘛!吃了哪里的老鼠药?”

    兰花微微合着眼,说:“吃了咱家里的?!?/p>

    医生们现在才知道这家伙是病人的丈夫。

    “是你买的老鼠药?”王满银急着追问兰花。

    “就是你那年剩下的……”兰花回答。

    “那你吃的是红纸包还是绿纸包?”

    “绿纸包……”

    “都是绿的?”

    “都是绿的”

    “嗨呀!”王满银一下子跳起来,高兴得连喊带笑,对医生们说:“不要紧!她吃的是假老鼠药!”

    所有的人都瞪住了眼睛。

    王满银得意地把头一拐,说:“红纸包的都是真药,绿纸包的都是假的!”

    的确是这样,当他从河南人手里买了老鼠药后,自己又用灰土造了些假的。为了区别真假,他造的“药”都拿绿纸包起来;准备真药给周围的熟人卖,假药给外面的生人卖——结果真药还没贩卖完,他就被拉到双水村“劳教”去了……医生们不管王满银说什么,继续给兰花做诊断。当然,最后的结论是她确实没有中毒。

    这下连兰花也笑了。笑了一下后,又哭开了——她为自己还活着而高兴地哭泣。

    王满银嘴一咧,也哭开了。

    少安跟着医生出了房间,去交诊断手续费。

    不一会,兰花就“出院”了。

    王满银这会倒又成了个人,对妻弟说:“你忙你的去!我和你姐相跟着慢慢回家呀!”

    兰花问大弟:“猫蛋和狗蛋哩?”

    都在我们那里。先让他们住着……”

    少安一看姐姐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说:“那你先回去,我去对面等米家镇过来的班车,到原西城办点事……”于是,孙少安到石圪节对面的公路上等车去县城办事,王满银就和兰花起身回罐子村。

    刚上路,兰花头一句话就问:“那个女人哩?”王满银脸上的青疙瘩都发红了,说:“叫少安打跑了……”

    兰花也不怕路上的人看见,一头扑在她的二流子丈夫的怀里,哭着说:“再不许你把那女妖精引回咱们家!”王满银胸脯一挺,保证说:“再不啦!”

    兰花哭着用两只拳头在他胸脯上狠狠捶了几下,直把王满银打得倒退了几步——这既是恨又是爱??!没有办法,不论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还是她的男人,也是孩子们的父亲!王满银现在变得老实起来,他象一只做错了事的小狗,恭顺地跟着妻子回了家。

    回到家里,兰花看见丈夫脸肿得快把眼睛都遮住了,便又心疼起他来。她自己不顾伤心和饥饿,先点火烧了点热水,拿毛巾给丈夫敷在脸上……第二天,兰花又去双水村把猫蛋和狗蛋接回家来,当然,满银可没敢跟妻子上丈人家的门。

    猫蛋和狗蛋回家以后,王满银也就把那场风波抛在了脑后。父爱渐渐在他心里复活。他接连几天没有出门,盘腿坐在烂席片土炕上,绘声绘色地给儿女讲述外面世界的各种见闻;两个孩子亲热而崇拜地围在他身边,听得都入了迷。兰花在锅台上忙着给他们做饭,时不时泪眼朦胧地瞥一眼炕上挤成一堆的父子三人。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感到过象现在这样幸福??!

    石圪节遇集的时候,王满银想起自己卖假手表还赚了不少钱,就引着猫蛋和狗蛋赶了一回集。在集上他见啥给儿女买着吃啥。他给孩子们一人买了一身新衣服;又给猫蛋买了一个书包和一条红领巾,给狗蛋买了一支手枪和一个警察帽。最后他还破天荒给妻子扯了一身的确凉衣裳……哈呀,逛鬼王满银一下子变得这么规矩,就好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但没过几天,这个二流子旧病复发,逛性勃起;他屁股一拍,把老婆孩子丢下,又跑外面浪荡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78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30章”上

    1. 匿名说道:

      丁留煜

    2. 匿名说道:

      王满银后来又回来了,然后再也没出去

    3. 婉璐说道:

      王满银狗改不了吃屎

    4. 猞猁子说道:

      不是这兰花脑子里真有坑???!这是愚昧到了什么程度!让王满银成就回归家庭的佳话?!圣母也要有个限度吧

    5. 麻辣小龙虾说道:

      理性的看待兰花这个角色吧!那个时代的女人的观念毕竟还没转变过来!

    6. 农夫山泉说道:

      各有各的活法,王满银,我为你点赞!

    7. 匿名说道:

      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感到过象现在这样幸福??!多么卑微的人啊,连幸福的显得这么卑微,但却伟大!

    8. 沃达说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9. 匿名说道:

      写得太好太真实了,农村出来的我,这样的事情见过、听过太多了。简直恍惚看见这样两个人活了过来。

    10. 谷园书屋说道:

      很真实!生活就是这样。感谢路遥先生。

    11. 匿名说道:

      难受啊,越来越看秀莲不舒服了,一开始我还挺喜欢她这个人物的,尽管是命运的安排,但至少和少安在精神上对等,现在看来真的不理解少安这个人。

      • 无生万物说道:

        并不是秀莲不理解少安,只是他们两个因为自己先前所处的环境不一样,导致少安始终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少安想让秀莲和他一样,可秀莲将第一位给了他,给了秀莲自己的家庭。情理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而秀莲的愿望就是和少安过上好日子,无他

    12. 匿名说道:

      王满银不是个人。;兰花恨铁不成钢,气死了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70年正青春,不停步向未来(评论员观察) 2019-10-20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10-18
  • 国家统计局:5月一线城市房价同比持续下降 二线城市有所上涨 2019-10-17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10-17
  • 贪官的可恨之处,不在于他们的贪污、索贿、受贿、侵占国有资财,而在于他们相互勾结,打压、排挤积极认真为党、国家、民族、人民工作的好干部。向他们靠拢就被拉拢、腐蚀变 2019-10-15
  • 女排联赛总决赛中国队上上签 与巴西荷兰同组出线有望 2019-10-08
  • 你这种个体户都干不了的老蚕也配谈计划?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哦? 2019-10-06
  • 【美丽中国长江行】筑牢绿色屏障 打造生态之窗 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续写新辉煌 2019-10-06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10-02
  • 洪磊:私募基金发展的前提是投资人信任 2019-10-02
  • “读”懂父亲:在分离的那一瞬间! 2019-09-30
  •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09-29
  • 多交140分“亚裔税”?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09-28
  • 《新疆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解读 2019-09-28
  • 陈坤9年之后重回小荧屏 2019-09-27
  • 时时彩龙虎技巧稳赢 二十一点高级策略表 通比牛牛游戏 河内五分计划软件 聚宝盆计划 抢庄牌九技巧规则 11选5最稳的买法 澳客下载最新 彩名堂网页正式版计划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