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俄罗斯世界杯的经济账 2019-07-21
  • 为多彩贵州新未来贡献更多检察力量 2019-07-21
  • VIPKID大数据“黑科技”:为小朋友智能匹配最佳外教 2019-07-13
  •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旅游频道 2019-07-12
  • 广州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禁止超纲教学等行为 2019-07-12
  •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做客人民网 2019-07-11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7-11
  • 中美贸易战,让更多的中国人醒悟过来:美国是靠不住的。 2019-06-28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6-28
  • 哈巴河县阿克齐湿地夕阳西下天水相接 犹如仙境 2019-06-25
  • “直播政务述职”是与民沟通良机 2019-06-25
  • 外卖小哥选择为生命“引航”,网友疯狂点赞… 2019-06-25
  • 20年后中国受过高等教育人口达到3.5亿,比美国总人口还多,硕士生将达到2千5百万,博士2百万。这就是20年后中国的实力,这也是人类进步,建议美国平静接受,没必 2019-06-22
  • 世界杯这支"中国队"来啦 从实力看至少能进四强 2019-06-22
  •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大笑] 2019-06-19
  •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东方主经特码报:第三部 第4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码报图12 www.truqk.tw 从责任制开始到现在的几年里,双水村尽管仍然还是个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村庄,但农业以外地其它经营活动和商品性生产却也在缓慢地发展起来。当然,最早和规模最大的还是首推孙少安砖场。这个砖场经过一次破产的风险之后,现在成了全石圪节乡最引人注目的农民个体企业。去年年底,少安就还完了所有公家的贷款和私人手里借的钱,并且开始盈利了。

    这半年来,村里人谁也算不清这小子倒究赚下了多少钱。有人估计肯定超过了两万,甚至还要更多。

    除少安之外,在金家湾那面,金俊武既养奶羊,还喂了两头大奶牛。金光亮养了“意大利蜂”,光亮的弟媳妇马来花天天在公路上卖茶饭,而全村的“粮食大王”金俊武也和县林业站签订了合同,开始育树苗。

    金家户族里还有一些木匠石匠常年在外做活——有的人还跑到原西和黄原搞了营业执照,卖起了有利可图的风味小吃。

    田家圪崂这面还是种庄稼的人居多。从群体上看,田家圪崂这面“闹革命”很有些人才,但做生意搞买卖就比不上金家湾那面的人了。

    田姓人家中,眼下只有田海民夫妻办了个养鱼场。当然,说起来,田家圪崂还有一个从事非农业生产的人。这人就是神汉刘玉升,刘玉升那一套装神弄鬼的把戏越来越吃香,全家人不愁吃不愁穿,光景过得绿格茵茵。去年冬天,这位神汉竟然买回来了台黑白电视机——这是全村第一架电视机,当时引起了东拉河两岸人家的哄动。

    只是电视买回来后,有人指出,本村没有电。刘玉升这才不得不又把这台电视转卖了。前不久,他还带了一个徒弟。这徒弟是原一队会计田平娃。田平娃小学毕业,有点文化,因此“学”起来相当快,已经跟着师傅出马“治病”了,在看“麻衣相”方面,平娃比他的教父”都要高出一筹……除这孙少安的砖场,双水村眼下最瞩目的赚钱生意就是田海民夫妻的养鱼场了。精明的小两口按“书上说的”养鱼,事业发展极快,从去年夏天就开始大量向原西县城卖鱼,一斤鱼两块钱,那收入也够它妈叫人眼红了!

    今年,他们又按“书上说的”,在的所有鱼池里搞了增氧机,每亩水平均增加了一千多尾鱼。

    入夏以来,这家人进入了黄金季节。每过几天,海民就把大量的鲜鱼运到了原西县城。有时候,县上甚至黄原的一些单位,都亲自开着车来村里买鱼。

    海民夫妻除过捞鱼临时雇几个人外,平时就他们俩自己经管。他们给鱼池撒麦夫,撒草叶,撒大粪,撒煮熟的玉米瓣,活路相当紧张。

    再紧张他们也不雇人。即是捞鱼临时雇几个人,也尽量不用本村的。因为他们连父亲和四爸都拒绝入伙,也就不可能再让村里其他人沾他们的光。正因为如此,双水村的人虽然眼红他们的收入,也佩服他们的本事,但在他们的人缘方面却颇有微词。村民们认为他们夫妻既自私,又缺乏同情心。

    是呀,两旁世人的死活可以睁眼装个看个见,怎能连自己的老人都不管呢?看田五田四硒惶成啥了!一个冬天老弟兄俩都穿着开花破棉袄!

    虽说都是年轻人,村里人普遍认为海民夫妻和少安两口子差远了。这两家现在都发了财,但村里有些穷家薄业的人想借几个急用钱,谁也不会找海民,而都跑到少安家里去借;只要少安手头有,就不会让任何一个求他的人失望。

    实际上,海民和银花也知道村里人对他们有看法,银花根本不管这些外人的指责。她生性就是如此。在她看来,谁有本事,吃香的喝辣的和外人屁不相干!谁没本事,谁受穷受硒惶,也和他们屁不相干!连她的公公也不例外!她甚至对村民们的攻击很不理解:我们有钱,是我们自己用劳动和本事赚的,又不是偷的抢的,外人有什么权利说三道四?为什么有些人自己不为自己想办法,光想沾别人的光呢?

    她这思想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甚至可以说,这是农村新萌发的“现代意识”。只不过,这种意识和中国农村传统的道德观念向来都是悖逆的。

    海民倒不全象他妻子这样看事情。他也知道自己活得确实有些自私;同时也为父亲和四爸的穷光景而难受和痛苦——他终究是那条根上长出来的根芽。

    但他畏惧银花。他不敢公开帮助老人,只是偷着给他们塞几个零用钱——这点钱还是精明的妻子因偶然的疏忽漏算了的收入。

    不过,海民越来越难以忍受村民们对他吝啬的攻击了,归根结底,他要在双水村这个世界里生活??!如果这里环境中的人都对他有了看法,就是赚了钱也活得不畅快!

    于是,他一直在盘算着想做点什么事,以改变一下众人对他夫妻俩的不良印象。

    当然,重新改变对老人们的态度,让他们入伙养鱼,这根本不可能;银花会和他闹个头破血流。

    因为海民急迫地想尽快改变旁人对他们的指责,急中生智,突然灵机一动想:能不能给村里每家人白送一两条鱼,让大家尝尝新鲜呢?

    得,这也许是个好主意!村里人大都没有吃过鱼,他田海民白送着让大伙吃个稀罕,也许多少能堵一些众人的嘴巴。虽然扣失一二百斤鱼怪心疼的,但这牵扯他们的名声问题,还是值得的。

    晚上睡觉,当他和妻子亲热得正到好处时,便把这主意提出来和她商量。

    银花一听心里就很不痛快,但也总不能因此将趴在她肚子上的丈夫掀下去。

    趁精明女人这个难得的糊涂机会,田海民又立刻加添了许多甜言蜜语说服她;那话句句听起来十分中耳,使得银花觉得损失了鱼不知能换回来多少好处。

    银花“恢复”精明以后,才认定丈夫给村里人献这殷勤实在是愚蠢透顶。

    不过,这是一个硬正女人,答应了的事绝不会再反目不认帐。因为丈夫那里也有限度。她从来不冲破这个限度,她满心炽烈地爱海民,绝不至于厉害到蓄意破坏丈夫生活中那点突发“诗情”。

    银花自有银花的可爱!

    当双水村的人听说海民夫妻要白让他们吃一顿“海味”的时候,不免造成了全村性的哄动。一来海民夫妻突然变得如此大方,让众人觉得就象驴头上长出来两只牛角;二是双水村绝大部分人的确没吃过这东西,因此都有点莫名的激动?!肮?,俗话说山珍海味,这就是海味!过去皇上吃的就是这东西!”有人在加深这件事的神秘性。

    和海民夫妇关系较好的几家人,手里提着送饭罐,先到了他们的鱼池边。海民和银花就把刚捞出来的鲜鱼,分别给他们的饭罐里放了几条。这些人就兴致勃勃地回去了。

    紧接着,许多人家也都涌到了鱼池边,手里提着各种盛鱼的家具;盆、罐、桶、坛,应有尽有;有的还端个黑老碗。今天海民夫妇对人特别仁义友好,满脸堆着笑,不论谁家来,都一视同仁,分别赠送鲤鱼几条。当然,也有些人家没来,没来要鱼的人大都是因为不敢吃这面目狰狞的怪物。

    田四田五不用说,他们无意吃不孝之子施舍的这点“稀罕”!

    这一天中午,双水村大部分人家都吃鱼。

    完全可以把那条歇后语改成这样:双水村人吃鱼——头一回。的确,这个村的大部分人谁也没吃过这玩艺了;但又听说这是“皇上吃的东西”,因此每个人都想享享口福。怎个往熟做哩?

    这实在难倒了许多婆姨!有的女人对这“怪东西”吓得不敢动刀,只好让胆大的男人上手;而男人们又几乎用了杀牛的勇气来对付这些只会摇摇尾巴的可怜动物。

    但不管怎样,总不会象神汉刘玉升说的那样,让鱼把人给吃了。至于每家人的吃法,却大不相同。那真是五花八门:有蒸的,有煮的,有炸的,有红绕的,还有象粗人田福高那样外面糊上泥巴放在炉灶里用火灰烧的(受小时候烧着吃麻雀的启发);有的竟然不知去鱼鳞和挖内脏,里里外外一点不剩都吃了……

    午饭过后不久,双水村突然惊慌地骚动起来。

    发生了甚事?

    呀,不知有多少人的喉咙上扎了鱼刺!

    听吧,到处都传来了娃娃的哭声和大人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一时三刻,喉咙上扎刺的人纷纷涌到了田海民的院子里,让他们夫妻看怎么办?许多人面带怒色,对海民大为不满,似乎他是存心整治大家哩。婆姨和娃娃们因不知这鱼刺的深浅,连哭带叫,一片惊慌,似乎到了世界的末日。

    田海民的院子刹那间乱得象捅了一棍的马蜂窝。

    和海民一墙之隔的邻居刘玉升,穿着那件麻绳子纳的破棉袄也闻讯赶来。他立在人群里一言不发,只是神秘地微笑着,似乎证实他那可怕的预言终于应验了——哼,我早就说过,那池子里会养出鱼精的!

    海民夫妇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打算用来笼络人心的鱼,现在却为他们招致了一片怨骂声。银花气得对颓丧的丈夫痛心疾首地喊叫:“大大呀!谁叫你给众人骚这杨柳情嘛……”

    正在这混乱之时,孙玉亭出现在了大家面前。玉亭看来也刚吃过鱼,嘴上都沾着一圈油晕。但玉亭同志的喉咙没扎上鱼刺,甭奇怪,他是双水村少数几个吃过鱼的人。他年轻时在太原钢厂当过几年工人,多少吃过几次鱼,因此有“经验”。

    玉亭到来之后,立刻对慌乱的人群说:“大家不要怕!回去喝些老陈醋,喉咙上的刺就化了!”

    啊啊,醋能治这???

    人们就象得了灵丹妙药,纷纷张着嘴巴跑回家里喝醋去了。

    全村的老陈醋一个中午被喝得一干二净。

    尽管醋又把人喝得胃疼肚子疼,但这是“常见病”;重要的是,喉咙上的鱼刺总算被“化”掉了。见多识广的玉亭同志解救了一村人的危难。

    在整个“鱼刺事件”过程中,金家湾的金光亮掼烂鞋子跑遍了东拉河两岸的家户。除过刘玉升,对这事最幸灾乐祸的就数光亮了。

    金光亮对田海民白送鱼让村里人吃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他知道,这小子是要抬高自己的声望哩!除过孙少安,眼下双水村就是他和田海民世事闹腾得最红火,同时也都具有小气吝啬的坏名声。现在,这小子如此破费财产抬高自己,就等于是贬低他金光亮!另外,这不是逼着让他也把自己的蜂蜜白送给村里人去开一次洋荤?因此,当他听说海民得不偿失,弄巧成拙,让许多人喉咙扎上鱼刺的时候,便端着一缸子蜂蜜水,巴咂着嘴一边喝,一边窜着,兴奋地看海民闹出的大笑话。直等到众人用“玉亭疗法”化掉喉咙上的鱼刺后,他才心情舒展地回去抚哺他的“意大利”蜂去了……不久,双水村就传开了田五为儿子编排的第二个“链子嘴”——

    鲤鱼好吃难消化,鱼刺倒把个喉咙扎,大人娃娃嘴张开,哭爹叫妈害了怕。

    海民本想落好人,引得全村一片骂!

    幸亏咱玉亭有办法,陈醋才把鱼刺化……吃鱼事件平息没几天,另一件事又使双水村热闹了一阵子。不过,这件事倒霉的却是金光亮!

    这几乎是造化的安排:正在金光亮为田海民弄巧成拙而幸灾乐祸时,厄运突然降临到了他头上。

    这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金光亮正在自己家里往那只黑瓷瓮里摇蜜。象往常一样,每摇净一片巢脾,惜东西如命的金光亮还忍不住要伸出舌头,贪婪地想把上面的最后一滴蜜舔掉,结果老是忘了戴着面罩,常常把自己的舌头捉弄得空欢喜一场。

    当他正摇最后一片巢脾时,猛然感觉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他听见一阵刮大风似的嗡嗡声。

    金光亮跑出来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所有蜂箱里的蜜蜂都象流水一般在往出涌!院子上空黄漠漠一片——顷刻间,这一片黄云“嗡”一声,又刮风似地消失了……妈呀,这看来不是分群,而是他的蜂要跑了!

    金光亮在危急之中,赶忙在院子里拉起发洪水时捞河柴的芦根笊篱,也不管上面糊满泥巴,就在黑瓷瓮的蜂蜜里蘸了一下,大撒腿冲出了院子。

    这时候,金俊武的老婆李玉玲正在隔壁院子时推磨,亲眼目睹了金光亮这灾难性的一幕。李玉玲早对金光亮的蜂恨之入骨——她认为这些蜂把她院里院外果树庄稼上的“养料”都采光了;如果不是丈夫拦挡,她早给庄稼果树都喷了“六六六”。现在,她突然看见金光亮的蜂跑得一干二净,激动得浑身发抖,赶忙叫住了磨道里的驴,也不管一群鸡跳到磨盘顶上哄抢着吃麦了,大撒腿跑到了另一个仇视金光亮的人——光亮弟媳妇马来花的院子里。李玉玲强压住兴奋,但仍然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对来花说:“老天爷作怪哩,三锤家的蜂猛然价都跑了……”

    正在洗茶饭碗的马来花一听她大哥家的蜂都跑了,双手在腿膝盖上一拍,高兴得大声喊叫说:“老天爷咋睁眼了??!”

    两个妇女丢下各自正在干的活,到金家湾上下院子里传播这消息。不一会,连田家圪崂那面的人也都知道了。这时候,金光亮悲壮地举着那个蘸了蜂蜜的芦根笊篱,正连喊带哭在东拉河湾里晕头转向地寻找弃家而逃的宝贝蜂。有几个小孩子立刻跑来告诉他:蜂已经在庙坪的一棵老枣树上挽成了一个大疙瘩!

    金光亮一听蜂有了着落,竟咧大嘴巴哭开了——这蜂是他财神爷??!

    光亮象揭竿而起的义勇军挺举着捞河柴的笊篱,一路哭着赶到庙坪。东拉河左右两岸闻讯而来的大人娃娃,也纷纷奔跑着从四面八方赶去看这稀奇事。

    光亮跑到那棵老枣树下,果真见那蜜蜂团成几颗大疙瘩吊在粗壮的树干上。他在一群人的围观下,不顾体面地继续哭叫,同时把那笊篱举在蜂团下面,呜咽着反复念那几句招蜂的口歌——

    蜂,蜂,上笊篱,家里给你盖庙哩……尽管他虔诚地拉着哭调念这口歌,但没有一只蜂上笊篱。几分钟之后,又听见“嗡”一声,蜂团解体,刹那间就飞得一个不剩,再也找不见了踪影。有人看见,蜂群过了哭咽河,一直飞到神仙山后面去了。

    绝望的金光亮一屁股坐在老枣树下,双拳捶地,放开声嚎了起来……

    当天,村里又传开了田五的另一段“链子嘴”——如今世事不一般,怪事接二又连三。

    海民的鱼刺扎喉咙,光亮的蜜蜂又跑完!

    但是,对于金光亮来说,他的灾难还没有完。两天以后,趁他倒霉之机,弟媳妇马来花又把他在支书田福堂那里告下了!

    下一章:
    上一章:

    55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41章”上

    1. 莲子心说道:

      改革开放以后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可人性的弱点也在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是作者对生活 细致入微的观察,对事物独特的体会,才会有笔下这一段段美丽朴实的文字

    2. 乐观主义说道:

      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版的悲惨世界,作者把当时中国的情况浓缩到双水村甚至是少平一家。

    3. 不懂情说道:

      只是男女主角儿没有皆大欢喜,有些令人扼腕遗憾!

    4. 会飞的蜗牛说道:

      呵呵,这就是农村真正的生活,不管你活的富裕贫穷,总有一些人会说三道四。

    5. 聆听花雨说道: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

      • Jean说道:

        Hi I happened to come across your blog and I'd like to tell you that I received Kenwood Classic Major KM630 mixer as a gift and I'm selling it at $500 nett. Bought from Courts at $699 on 13 Nov. Brand new untouched in box. Kindly contact me at 82886225 if you're inertested. Thanks.

    6. 读者说道:

      乐极生悲

    7. Kingna说道:

      吃鱼吃到鱼骨头的事情似乎有点夸张啊。

    8. 说道:

      毕竟是头回吃,吃到鱼骨头并不奇怪

    9. 糊涂说道:

      的确是这样,现在生活住在城里,楼上楼下,对面住的是谁都不知道,人情越来越冷漠,与自己无关的事再也不会操心;

    10. 低调是另一种高调说道:

      人情冷暖

    11. 无名说道:

      无论在什么年代,爱情总是最让人成长的粮食。

    12. chwonderh说道:

      悲剧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在喜剧的后面。真是戏剧化啊。

    13. 耕读岁月说道:

      双水村人吃鱼,让人啼笑皆非。让我不解的是;既然有双水河穿过村子,为什么会没鱼那?我觉得有水的地方,一般都会有鱼。哎!穷人可怜,可悲??!

    14. 疯狼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15. 感恩的心说道:

      不对啊,八几年还有人没吃过鱼啊,我爸五几年就吃过鱼了

    16. 五月说道:

      村里没电,刘玉升的彩电转卖了,可田海民的增氧机靠什么转动呢?

    17. 拜拜说道:

      发电机

    18. cwf说道:

      这就是生活。。。、

    19. 山月不知心底事说道:

      不知道改革开放是好还是不好,一部分人的日子是富裕起来了,可是人与人之间那份朴实纯真却没了

    20. lcf7289说道:

      我的一个陕西同学,说自己从小没吃过鱼,当时我觉得不可思议,看来不是说着玩的,路遥写的很真实。

    21. Evgeny说道:

      I don’t know who you wrote this for but you helped a breothr out.

    22. Saipul说道:

      I relaly needed to find this info, thank God!

    23. Fatih说道:

      Whoa, things just got a whole lot easeir.

    24. Lee说道:

      人生总是这样,墙倒众人推,患难中的真情总是难得。

    25. 大漠苍茫说道:

      中国农村的真实写照。

    26. 22说道:

      没有河的农村没吃过鱼有可能,东拉河穿村而过,居然没吃过鱼。有点牵强

      • 喜气重来说道:

        学友我告诉你:在我的童年时代,村子里有条环乡河,一年四季有水流有鱼游??傻笔钡母刹棵枪艿醚涎鲜凳?,连一个小鱼也不让你捕。那师真正的农民是吃不到鱼哦。路先生此话不假。

    27. 你猜说道:

      增氧机手摇的?电视没电增氧机怎么工作的?

    28. 匿名说道:

      我老家农村就有河,但当地村民从不吃鱼,河里只有筷子大的鱼

    29. zhang说道:

      看到大家关于双水村民第一次吃鱼的疑惑,忍不住想解释一下,我的老家在甘肃农村,也在黄土高原上,和双水村的情况很相似,我们那边的农村一般都是依河而建,但是都是小河,最多几米宽,水也很浅,河里也有鱼,但是都是很小的鱼,最大的也不过手指头大,根本没有鲤鱼、草鱼之类的食用鱼,只有小孩子会抓河里的鱼养着玩,但是从没有人抓这些小鱼吃,我小的时候也就是九十年代前我们那边的农村根本没有吃鱼的习惯,农村的集市上也根本没有卖鱼的,只有城市里才会有卖鱼的,所以我觉得本章的描写是符合八十年代黄土高原农村的实际情况的。

    30. 芳 芳说道说道:

      我也疑惑八十年代了还没吃过鱼,看了解释才明白

    31. 小小的世界说道: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此刻,我祸事是接二连三的来,真的是个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可是福在哪里呢?等待,或许是做好的办法。

    32. Marge说道:

      And who is he going to sell pigs to? Even secular Tunisians wouldn't eat pork, just like you don't find pork in Israeli supetmarkers. I don't know, but it looks to me like useless provocation. Pigs and alcohol are the two things forbidden in any Muslim (even nominal Muslim) society which is why I find this news highly suspicious.

    33. 匿名说道:

      我们有钱,是我们自己用劳动和本事赚的,又不是偷的抢的,外人有什么权利说三道四?为什么有些人自己不为自己想办法,光想沾别人的光呢?————其实说的也没错,但帮衬一下自己的父辈总是应该的吧

    34. 蔚蓝说道:

      聪明反被聪明误

    35. 1说道:

      吃鱼这段太好玩了

    36. 山人说道:

      农村里面大多见不得别认比自己好,尤其是长期呆在村里的。不知道别的地方会不会,坐标湖南永州小乡村就是书中双水村这样的。

    37. 匿名说道:

      嚼舌根的婆姨烂嘴巴,

    38. 匿名说道:

      有的 时候觉得,自己的无知造成的,,,,,,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 财经 俄罗斯世界杯的经济账 2019-07-21
  • 为多彩贵州新未来贡献更多检察力量 2019-07-21
  • VIPKID大数据“黑科技”:为小朋友智能匹配最佳外教 2019-07-13
  • 揭开巫山“山鬼”真相 石壁上的文字是不是“天书”--旅游频道 2019-07-12
  • 广州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禁止超纲教学等行为 2019-07-12
  •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做客人民网 2019-07-11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7-11
  • 中美贸易战,让更多的中国人醒悟过来:美国是靠不住的。 2019-06-28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6-28
  • 哈巴河县阿克齐湿地夕阳西下天水相接 犹如仙境 2019-06-25
  • “直播政务述职”是与民沟通良机 2019-06-25
  • 外卖小哥选择为生命“引航”,网友疯狂点赞… 2019-06-25
  • 20年后中国受过高等教育人口达到3.5亿,比美国总人口还多,硕士生将达到2千5百万,博士2百万。这就是20年后中国的实力,这也是人类进步,建议美国平静接受,没必 2019-06-22
  • 世界杯这支"中国队"来啦 从实力看至少能进四强 2019-06-22
  •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大笑] 2019-06-19
  • 托特拉姆热刺球员名单 千斤顶或更好游戏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vip 尼姆葡萄酒 巴塞罗那天气 陕西11选5开奖5结果 新疆福彩25选7玩法 幸运28计划官网下载 腾讯欢乐麻将游戏